什麼是「零碳排牛肉」? 它們如何抵銷碳排?

▲▼紐西蘭的銀蕨牧場(​​Silver Fern Farms)用碳嵌入來達到淨零碳排牛肉,實際作法包括復育原生灌木、森林、防護林等,可做為動物庇護區、減緩河岸侵蝕等。(圖/翻攝自銀蕨牧場官網)

▲紐西蘭的銀蕨牧場(​​Silver Fern Farms)用碳嵌入來達到淨零碳排牛肉。(圖/翻攝自銀蕨牧場官網)

環境資訊中心/綜合外電;黃思敏 編譯;許祖菱 審校、陳昭宏報導

關鍵疑問:它們如何抵銷碳排?

牛隻在消化食物的過程中會排出大量甲烷,甲烷是僅次於二氧化碳的第二大溫室氣體。不過,根據《WIRED》,還是有些方法能減少牛隻的甲烷排放,飼料添加物是解方之一。多養一些換肉率高的牛隻也有助減少碳排。這些牛隻能更有效率地將飼料轉換為體重,換算下來,每公克牛肉的碳排就會降低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...

此外,將畜牧糞尿等轉作堆肥或作為沼氣發電、減少化學肥料,或是在放牧後的區域種植作物來增加土壤吸存碳的量等,這些做法都有助於降低牛肉的碳排。

不過,牛肉跟多數產品一樣,很難靠自身的改進來做到零碳排。因此,「碳補償」(carbon offset)就成了達成碳中和常見的方法。業者可向其他組織、甚至是國外公司購買他們因減碳而獲得的碳權,藉以抵銷自身難減少的碳排。

有人認為碳補償所買的碳權並非來自公司內部,有花錢買贖罪券之嫌,因此後來又發展出「碳嵌入」(carbon insetting)。差別在它使用的減碳額度(碳權)來自企業內部或供應鏈,例如在廠區多種一片小樹林,或協助供應商減碳等。

根據《BeefCentral》報導,銀蕨牧場就是用碳嵌入來達到淨零碳排牛肉,實際作法包括復育原生灌木、森林、防護林等,可做為動物庇護區、減緩河岸侵蝕等。

高士則與當地農民合作,找出減少碳排的操作方式,例如提高再生能源的比例、改善牛隻的飼養管理效率、透過基因選育增進牛隻健康。雖然高士也採用了碳嵌入,但這種方法還無法做到完全的零碳,因此高士仍需要購買碳權來抵銷肉品加工與運輸過程所產生的碳排。

為高士供應牛肉超過10年的農民里奇(Mark Ritchie)說明,單靠畜牧場的努力,現在還無法達成碳中和,他會持續努力降低牛肉生產過程的碳足跡,未來還有很多挑戰。他認同高士購買碳權來抵銷碳排放的做法。

消費者怎麼說?

一塊牛肉要能被認證為零碳排,背後涉及的方法與機制相當複雜。這張標籤能否讓消費者買單?《BeefCentral》報導了貝恩策略顧問公司(Bain & Co)對亞太地區11個國家、1萬6000名消費者所做的永續性認知調查的結果。

以澳洲來說,有78%的消費者願意以較高的價格購買永續的產品,但因缺乏可信的資訊、各方說法不一,所以他們還在觀望。該調查也顯示,澳洲、新加坡、日本與南韓等成熟消費市場,跟中國、印度、印尼、泰國、馬來西亞等快速成長的新興市場相比,後者消費者在購買時會更留意環境與社會問題。

貝恩策略顧問公司的澤納(David Zehner)分析,消費者面對各種不同資訊來源,有時這些內容還相互矛盾,讓他們難以評斷產品是否真正永續,這是一大挑戰。

在台灣的你怎麼看零碳牛肉?

那麼,台灣人對碳中和牛肉的反應如何?湯瑪仕肉舖品牌長曾曼妮告訴《環境資訊中心》,一開始消費者不太願意買單,不只是因為價位稍高,而且店內同仁與顧客對於什麼是碳中和、為什麼需要碳中和、如何達到碳中和,所知都還有限。

至於消費者很在意的口感,曾曼妮說,一般澳洲牛肉品項多為草飼,肉品油花較少、肉質偏有嚼勁,而碳中和牛肉多為穀飼,油花相對稍微豐富、口感較軟嫩,部位選擇也較多,也有部分顧客因此一試成主顧。

曾曼妮表示,為打開碳中和牛肉的市場,湯瑪仕肉舖進行一連串的員工教育訓練,並透過更有感的活動折扣、社群抽獎方式,如活動期間碳中和系列商品的銷售金額全數捐出,響應台灣海岸林植樹計畫等,提高了原本還在觀望、遲遲未下手顧客的購買意願。

關鍵字: ESG碳排碳中和淨零牛肉牛排牛肉麵雞肉豬肉澳洲紐西蘭烏拉圭

分享給朋友:

讀者迴響

gototop